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廖其贵和他的蛇伤医术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5-18 11:44 出处:《学会中医》第一期 作者:周莹编辑:@Jammly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在去往江山市大陈乡的48省道旁,名不见经传的青龙山静静卧着,沿着蜿蜒曲折的小径而上,一大片平整的绿地映入眼帘。亭亭玉立的是大青叶,顶着紫色小花的是小叶青,花如红宝石般夺目的就是七叶一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在去往江山市大陈乡的48省道旁,名不见经传的青龙山静静卧着,沿着蜿蜒曲折的小径而上,一大片平整的绿地映入眼帘。亭亭玉立的是大青叶,顶着紫色小花的是小叶青,花如红宝石般夺目的就是七叶一枝花了……。2005年,大陈乡大唐社区卫生服务站移至青龙山脚下,近百种被蛇伤患者称为“仙草”的中草药开始在山上扎根、生长。那时起,青龙山有了仙气,也有了更富文化底蕴的名字---中草药种植基地。近十年来,青龙山欣赏着服务站内忙忙碌碌医生的身影,守护着进进出出蛇伤患者的健康,见证着服务站站长廖其贵蛇伤医术的发展和传承。

 

大陈乡大唐社区卫生服务站与青龙山

大陈乡大唐社区卫生服务站与青龙山

 

1948年出生的廖其贵已有66岁了,带着家人和20余位工作人员以服务站为家,终日忙碌于各类蛇伤患者的救治和中草药的种植、炮制。

 

青龙山上的中草药种植基地

青龙山上的中草药种植基地

 

“治疗蛇伤最重要的是及时,一旦延误时间就将失去机会,我们24小时接诊,只要伤者来敲门,不管他来自江西、福建还是更远的地方,这治病救人的担子就落在我肩上了。”廖其贵平实的话中充满了责任,这份责任和执着源于对中草药的热爱和祖辈们的言传身教。廖高良先生,廖其贵的爷爷,出生于清咸丰6年(1857~1954),一生以为当地百姓治病为主,积累了丰富的中草药诊治常见病的经验。山清水秀的江山,是蛇类生存和繁衍的宝地,农田、山上、路边、农村的草房中、厨房间,都是它们栖息和袭击人类之所。每年大量的蛇伤患者给廖高良先生研制蛇药提供了丰富的病例,逐渐形成了独有的秘方并传给儿子廖必太,即廖其贵父亲。廖必太先生虽有父亲治疗各类疾病的经验方和蛇伤秘方,但更愿意种植和采摘中草药。廖其贵6岁就开始跟随父亲进出江山大大小小的山,好学用心的他一边向父亲学习各类中草药的性能、功效,一边熟记爷爷的经验方、秘方。16岁参加乡村医生培训后,就在老家大陈乡大唐村开设卫生室,开始为当地百姓诊治常见病、治疗蛇伤。凭着祖辈们留下的经验和口碑,廖其贵逐渐安逸于现状。七十年代末发生的一件事促使廖其贵下定决心将研制蛇药作为一辈子的事业来经营。当年,廖其贵叔叔下地干活,被黑背蝮蛇咬伤。蝮蛇毒性强大,常栖于农田、丘陵、低山区或田野溪沟有乱石的草丛中。因为对蝮蛇毒性的不了解,小小的咬口没有引起廖其贵叔叔及家人的重视,到第2天蛇毒扩散,全腿肿痛了,才赶到20里外的侄子家中医治。最佳治疗时间已被耽误,廖其贵和父亲想尽办法,最终也没能留住叔叔的生命。仅那年,叔叔所在村中就有3位百姓死于蝮蛇咬伤。眼睁睁看着亲人被蛇伤折磨,自己却束手无策,廖其贵心中无法抹去伤痛和自责。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不同的蛇伤是否有不同的伤药?我尽力了吗?不断的自问使廖其贵下定决心走出大陈乡,走出江山,走出浙江,寻找更多更有效的蛇伤秘方。

 

廖其贵开始四处打听有关治疗蛇伤的秘方,一听说哪里有,就动身前往取经。在几年间,他抱着蛇多的地方被蛇咬伤的几率高,蛇伤多的地方办法就多的信念走遍浙江各大山城,最远到过江西、福建等地去学习、偷拳。散落在民间的药方基本上是祖传秘方,传男不传女的老规矩都摆在那里,何况一个素不相识来抢饭碗的外人?不理睬、白眼、讥讽、甚至追打……,每每遇上这些传统的主人,廖其贵就一次不行二次,二次不行三次的拜访,并且主动拿爷爷的秘方和他们交换。一次,廖其贵得知邻近常山县有一位80多岁深山老人有祖传蛇伤医术,他第二天就带上干粮,翻山涉水,赶了80多里路前去请教。可这位老人不肯收徒,廖其贵磨破嘴皮接连几天,并帮助老人家干起劈柴、切药等杂活,终于感动了这位老人。至1979年,在爷爷秘方基础上,廖其贵把民间收集到的多种蛇药祖传秘方总结开发,初步形成了独特的廖氏蛇伤医术。由于见效快,为人厚道,很快远近闻名,蛇伤病人逐渐增多,常常有一些在其他医疗机构治疗不愈而转诊到廖其贵的卫生所。廖其贵一边诊治各地来的蛇伤患者,积累各类病例,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对蛇药进行疗效评价、改良。经过努力,在叔叔离开人世的25年后,蛇毒1号诞生了,第二年和第三年,蛇毒2号、3号相继问世,败毒散和溃疡散也正式命名。

 

廖其贵查看伤口

廖其贵查看伤口

 

“被蛇咬伤后,可以切开口子,让它流些血,有些伤者因为将伤口远端扎的太紧,又没有在有效时间内救治,往往留下肢体残疾的遗憾。蛇伤的治疗也必须因蛇而异。”廖其贵将40多年的诊治经验总结为跳华尔兹。第一步要看伤口的蛇牙印,迅速辨别蛇的品种,不同的蛇毒,要使用不同的中草药才有更好的效果。如眼镜蛇的咬口处会有黑点,伤者不断拉肚子、皮肤也会逐渐变黑。银环蛇的牙印很细很细,如针眼,伤者往往会眼睛看不到灯光;第二步要切开咬口,让血液流出来,不过五步蛇不可以切开咬口,因为五步蛇咬后伤口出血不止,严重时耳朵眼睛毛孔都会出血;第三步要根据不同蛇,选择相应的“蛇毒1号、2号、3号”内服驱解蛇毒,用“败毒散”外用排毒消肿,用“溃疡散”外用去腐生肌。这曲华尔兹能够快速连贯的跳好,不管是五步蛇、眼镜蛇、银环蛇、还是蝮蛇等咬伤,都能取得很好的效果。制作蛇药的中草药80%来自青龙山及周边的300亩中草药种植基地,草药的种植、挑选、烘干、磨粉、熬煮,每一关廖其贵都精心严格把关。

 

精心挑选中草药切割中草药

精心挑选中草药切割中草药

 

在蛇药研制成功的十多年来,廖其贵已医治蛇伤患者逾万人次,成功救治蛇伤危重病例上千例。已经成为浙西地区最具特色的中医蛇伤专科医疗机构,在浙、闽、赣等省市周边地区有较高知名度。在慕名而来的蛇伤患者中,江山市外占24%,浙江省外占7.61%。2012年共救治蛇伤危重病人150人,救治成功率100%。其中只有一位患者在被毒蛇咬伤后自行绑扎超过3小时,导致左手食指坏死而留下残疾,致残率仅0.07%。2009年,廖其贵蛇伤医术被列入衢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采访当天,有因挖笋被五步蛇咬后从建德赶来的中年汉子,有在家中厨房被蛇咬的82岁老奶奶,有在农田被眼镜蛇咬的90岁老爷爷,有来江山岳父家走亲被蛇咬的年轻人,4间病房20张床基本住满了正在恢复中的伤者。说起廖其贵,他们无不称赞医术,更敬佩他的为人。“廖其贵其实不姓廖,他亲生父亲是国民党中将军长,在去台湾前夕将出生才20多天的廖其贵抱给廖必太家抚养。”改革开放后,定居美国的亲生父母辗转联系到了廖其贵,先后四次派身边的儿女来大陆劝说廖其贵到台湾或美国定居继承父兄家业。村里的父老乡亲得知这消息,先后竟有100多人踏入廖家门槛,挽留廖其贵留在家乡。这之后,廖其贵曾去台湾为病故母亲奔丧,赴美国为逝世的大哥送别,亲人们一再劝留他,都被婉言拒绝了。廖其贵说,我生在江山长在江山,虽然这里不富裕,但老百姓和我的关系都非常好,他们需要我,我也离不开他们。我这辈子都要在江山为百姓防病治病,为群众脱贫致富服务。其高尚风格得到了群众的广泛信任和赞誉,得到上级党政部门的充分肯定。从1984年至今,分别为江山市政协二至七届委员,衢州市五届、六届人大代表。先后获得“全国卫生文明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乡村医生”、“感动浙江卫生十大人物”等荣誉称号。

 

廖其贵在青龙山查看中草药种植情况

廖其贵在青龙山查看中草药种植情况

 

谈到中国梦,廖其贵说他现在就想一件事,把中草药种植和蛇伤医术世世代代传承下去,中草药不仅可以治病,还可以保健、养生和观赏,我们一定要发扬光大。廖其贵的梦想和默默守护这方土地的青龙山一样坚定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