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人间正道是清和——寻访磐安县百岁老人胡洋海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5-25 15:33 出处:《学会中医》第六期 作者:钱烨编辑:@Jammly
记得曾听过的一堂讲座,开场便是——“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到底追求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当在场所有人若有所思,纷纷给出自己的答案时,讲师笑着点头,无比坚定地总结陈词:“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标准,是所有目标

记得曾听过的一堂讲座,开场便是——“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到底追求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当在场所有人若有所思,纷纷给出自己的答案时,讲师笑着点头,无比坚定地总结陈词:“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标准,是所有目标的终极目标。”

 

在磐安的乡下,视野的前方炊烟袅袅升起,人们在田埂忙碌,不急不躁,时间,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目之所及,我仿佛看见一个世外桃源,离尘世无比远,人们休养生息,怡然自得,契合着大自然最简单的节奏。那一刻我想,他们真是幸福的。

 

百岁老人胡洋海

百岁老人胡洋海

 

磐安的好山好水养育出磐安人不急不躁、安常处顺的生活态度。这里没有人赶时间:跟着生物钟自然醒来,晨雾慢慢散去,阳光慢慢亮起来,灶火慢慢旺起来,炊烟慢慢升起来,庄稼慢慢拔节长高……有一种从容不迫的生活气息。

 

在磐安县的几天时间里,每次到不同的地方,看到各异的村落里有老人坐在门前,见我看他,粗糙黑红的满是岁月痕迹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个笑,仿佛我并不是一个过客,而是村庄里的一员,熟识已久。走在这里的乡间,有时想,如果可以,我也愿意手捧一杯热茶,窝在太阳底下,坐到天荒。

 

百岁老人胡洋海

 

磐安玉山镇佳村的一座独门独院的二层洋楼里,我见到了正好100岁的老人胡洋海。冬日和煦的阳光下,他端着一个大茶缸,悠闲地半倚在门前的躺椅上,眯着眼看我们的出现,情景一如我来时的念想。那一刻我便想,恐怕很难有第二个小城,像磐安这般适合安然养老了。

 

老人干净的床褥

老人干净的床褥

 

老人所住的小洋楼

老人所住的小洋楼

 

这样一座楼房坐落在村子的传统老屋里显得格外气派,看得出胡洋海老人的晚年生活衣食无忧,十分安逸。时值大寒节气,老人的躺椅上放着双层坐垫、靠枕,脚后一个竹编拎篮里装着炭盆,保暖措施齐全。见我们来,和老人同住的小儿子夫妻出来迎接,说父亲身体还不错,就是怕冷,一到冬天,电热毯、炭盆、茶缸是“老三件”,缺一不可。老人的视力尚好,只是有些耳聋,听不太清我们说话,不过隔一会便抬头看看,朝我们点头笑,好像刚刚同大伙聊完天。

 

和中国很多家有老人的家庭不同,胡洋海的子女赡养老人的分工十分明确:生活优裕的大女儿负责出资,承担老人的日常开销,因为住得并不算近,隔些天过来看老父亲;而和老人一起生活的小儿子儿媳专程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如果不是特意说明,我们根本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和我们说着话、满面红光的老人的大女儿也是81岁高龄了,想必是得益于遗传因素了。当我们问起老人的生活习惯时,胡洋海的儿子过来递给老人一支烟:“说起来,我父亲的一些习惯并不好,爱抽烟,年轻时一天要抽两包,年纪大了之后改为每天半包了。我们曾劝他戒烟,总想让他再长寿些。可是我爸固执啊,小孩子一样的,说有时咳嗽,一抽烟就不咳了……我们也就没话说了。”听着儿子用方言“告状”,胡洋海晒着太阳抽着烟,憨笑着点头默认。

 

从老人子女的口中,胡洋海的饮食起居确实不算良好:爱吃糖,每天务必喝上两大杯糖茶方觉舒心,亦抽了一辈子的烟。仅是这两点就有违诸多养生专家的养生观念,可是看老人的整体状态,也许家庭和睦、心态乐观才是长寿的不二之道。

 

对于老人的日常作息,几乎大部分时间用来照料他的儿媳是最有说服力的。媳妇说,老人的嘴巴很“挑”,虽然不挑食,喜吃蔬菜,不过每天一定要换着花样吃菜,今天吃过的菜,第二天是肯定不能重样的;好吃稀软的米饭,因为易嚼好消化;不吃剩菜,每餐要求吃得新鲜。早饭通常是面条、馄饨或者白粥,午餐晚餐有时吃一块瘦肉,绝不多吃一筷;要是吃鱼,老人就更专业了,冰箱里拿出的非鲜活的鱼,老人是一筷子都不会夹的。胡洋海老人睡得早,五点多吃完晚饭消化一会便要睡了,早上睡到八九点起床。老人将之归咎于干了大半辈子农活,“睡足了才有力气”。老人的卧室并不大,但是简单干净:红漆木床、干净被褥、一个床头柜加一方矮几和一个同色衣柜,仅此而已,不过仍看得出被照顾得十分周全:被褥下铺着电热毯,房间照明灯的附属开关被安置在了床边,触手可及;矮几上放着纯鲜牛奶和糕点,方便老人随时充饥。

 

胡洋海怕冷,冬日离不开炭盆

胡洋海怕冷,冬日离不开炭盆

 

从老人的卧室出来,看到细心的儿媳把炭盆又往胡洋海的脚边挪近了点,老人安然享受着子女的关怀,喜上眉梢。当我们问起他的爱好时,大女儿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道,老父亲壮年时很勤快,什么农活都争着做,大概80岁之后便停止了农活,不过有了自己的“第二春”,就是打麻将。一天打两三次,一直玩了10年左右。90岁之后,老人好静,最高兴的事就是孙子孙女们带着妻儿来看他,能乐呵好些天。说到这些时,胡洋海的大女儿像是想起了什么,补充说道,老人思维特别灵清,因为她的几个孩子都在上海,她有时会去上海小住一段时间。记得老父亲在他84岁那年,可能是想看孩子们了,自己一声不吭买了车票去了趟上海,偌大一个城市,他愣是自己找到了儿孙们的房子,他们被“惊吓”到了。

 

老人像是听见了大女儿说的话,为了验证自己的“老当益壮”,他二话不说拿过一旁的拐杖在自家院子里走了个来回,仅用了十数秒。看到大家为他鼓掌,胡洋海安然坐下,又点了支烟……

 

左:小儿媳;中:胡洋海;右:大女儿

左:小儿媳;中:胡洋海;右:大女儿

 

跟老人告辞时,他和子女们起身跟我们挥手再见。回望这样一位被照顾得极为周到的百岁老人,我顿时感悟到老人生命的韧性和顽强,“家和万事兴”,该是最好的诠释。愿磐安这一方宝地就是一片大树荫,福佑着胡洋海和他的子子孙孙一生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