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民间郎中张森建,治疗肝病五代传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5-25 15:38 出处:《学会中医》第六期 作者:钱烨编辑:@Jammly
我们来到磐安县高二乡山前村的张家时,沿路并未看到诊所之类的指引牌,只是随着当地人的指点,穿过一小段屋檐高低错落的泥瓦或木结构的房子,来到一方小院子。张森建在院子里晾晒着一堆藤蔓,忙得不亦乐乎。陪同我们

我们来到磐安县高二乡山前村的张家时,沿路并未看到诊所之类的指引牌,只是随着当地人的指点,穿过一小段屋檐高低错落的泥瓦或木结构的房子,来到一方小院子。张森建在院子里晾晒着一堆藤蔓,忙得不亦乐乎。陪同我们前去的当地领导说明来意,他很是腼腆地笑笑。屋里也没有医案、药柜之类的摆设,更没有一件医疗器械。但这里,却是十里八乡肝病患者心中的治病之地。

 

张森建

张森建

 

说起自己行医的经历,张森建来了精神,他说他算是在中药堆里长大的,从小耳濡目染,跟随父亲学习中草药,正式开始独立行医也有30多年了。父亲年纪大了之后,就把祖传秘方交给了自己。

 

为了多方面地提升自己的治病辨药的能力,从80年代初他子承父业的那刻起,他几乎一有空就自己上山采药:半枝莲、白花蛇舌草、龙胆草、白术、田基黄……他家中常年储备着近百种常用草药。许多不见药典记载的草药,他也能使用得当,让其发挥一般药物难以代替的作用。

 

三十多年的积累让张森建对中草药的药性、配方信手拈来,尤其治疗甲肝、乙肝、黄疸等更成了他的看家本领。有些在大医院的医生们手中束手无策的肝病,张森建几个疗程的药竟让患者完全康复,多年不复发,实在令人叫绝。

 

“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我们要好好继承和发扬才对。到我这已经是第五代了。”张森建说起时颇为自豪。我问他--“您有孩子跟着学么?”他说两儿一女,所幸小儿子对这块还感兴趣,自己有事业在做,不过小时候跟着他采草药捣药,每次回家来还能和他探讨,对他的病人的病情也能说得上二三来。

 

山前村村口

山前村村口

 

这么多年来,张森建用祖传治肝病的秘方结合自己的经验做适当增减调配,帮助了无数病人。虽说山前村是个不足百户人家的小村子,相对偏僻,不过因为口碑相传,经常会有毗邻的村子甚至金华市之外的患者前来求医。

 

“张森建善用草药治肝病,方法看起来有些土,但效果确实不错。”从仙居赶来的一个患者说,“这十多年来自己一直有肝病,去年更是被查出肝硬化腹水,医生说难根治了。听熟人说这里有个郎中不错,也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来,几个疗程的草药吃下来,也就半年吧,去医院复查,化验结果显示明显好转了。”

 

堂前的几个大簸箕里,放着的满满几筐骨碎补引人注目。“这是我前些天上山草药时带回的,谁家伤筋动骨的都给分些,外敷内服都好用。骨碎补除了对骨关节有很好的治疗作用外,也是一味保肝解毒药,所以也能用上。”

 

在张森建用来给人看病的房间里,到处能看到大大小小的筐子、篮子里装着各种草药。和他闲聊时,他说自己最大的乐趣就是自己去采草药,每个季节都能找到几十种不同的中草药。不少村民生活并不富裕,用自己采的草药能把病治好,一举两得。

 

“在磐安,甚至田边地头都能见到能用来治病的草药,天天踩它却不知道它们的神奇功效,山上更是宝贝多得不得了……”张森建说起采药,不提及其中的辛苦,满脸带笑。正说着,他突然想起什么,从角落的桌上小心翼翼地搬来一大个玻璃罐,打开便是扑鼻的酒香,他很是神秘地给我们舀出一些,“这个是我摘的‘饭米团’,就是五味子的根,用来泡酒开胃助消化。”

 

对张森建来说,自然界就是他最大的财富:身边易得的药材能给患者治病,而且价格相当低廉;而且这些来自大山里的馈赠,也完全融入了他的生活,安稳妥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