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our Home

精诚勤和 护佑健康

百年化脓灸 百年永传承——访骆氏化脓灸传承人骆建民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6-04 15:52 出处:《学会中医》第十二期 作者:丁丹编辑:@Jammly
骆建民工作的地方   针灸界的活化石   接触中医多年,化脓灸这个名词还是头一次听到。化脓灸,顾名思义就是艾灸后使灸疮化脓,听起来有点吓人啊!我们便是怀着这种微微忐忑,又有几分好奇和期待的心情,兜

骆建民工作的地方

骆建民工作的地方

 

针灸界的活化石

 

接触中医多年,化脓灸这个名词还是头一次听到。化脓灸,顾名思义就是艾灸后使灸疮化脓,听起来有点吓人啊!我们便是怀着这种微微忐忑,又有几分好奇和期待的心情,兜兜转转,寻寻觅觅,走过了无数小巷,转过了无数民居,终于在蕺山街道龙洲社区的卫生服务站,见到了绍兴“骆氏化脓灸”的非遗传承人——骆建民医师。

 

骆建民

 

骆医师已近60,望之却如四十人许。和所有老中医一样,他外表朴实、心思单纯,一门心思专研“骆氏化脓灸”。

 

骆医师介绍,化脓灸也称作为疤痕灸,在两千年前就已经被民间广泛运用,《金匮》等医书已有“灸疮”的记载。

 

孙思邈《千金方》云:“宦游吴蜀,体上常须三两处灸之,勿令疮暂瘥,则瘴疬、温虐毒不能着人,故吴蜀多行灸法。故云:若要安,三里常不干。有风者,尤宜留意。”意思是说,如果去吴蜀那些湿气重的地方,一定要在身体上化脓灸三两个地方,不要让灸疮那么快就愈合,如此,身体就不会感染到瘴疬,温虐之气;如果用“化脓灸”灸足三里穴,化脓流水,可养生保健,延年益寿。

 

明代杨继洲《针灸大成》记载“要得脓出多,而疾除”,明确提出灸后必须化脓,不出脓的还要采取一些措施以利于化脓,脓出得多,病才能得以消除的论断。

 

绍兴市马山镇尚巷村的“骆氏中医针灸伤科”,经骆传基、骆大三、王云金等几代人,不断传承保护化脓灸这种古老灸法,起沉疴愈固疾救人无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品牌和医疗风格。

 

灸疮化脓拔毒

灸疮化脓拔毒

 

在灸疮上贴骆氏特制膏药

在灸疮上贴骆氏特制膏药

 

“骆氏化脓灸”是艾灸中“直接灸”与人为特定化脓拔毒相接合的一种传统治疗方法,是艾灸中最复杂的灸法之一。

 

化脓灸疗程比一般的艾灸时间长,但灸法灵活多变,火候因人因证而宜,在灸与发之间见功夫。

 

施灸方法是在人体特定穴位上用艾炷直接施灸使穴位气至为度,施灸一至七天不等。然后将骆氏灸疮膏药贴在灸疮上,使灸疮发起化脓拔毒(也可通过食荤腥发物催发灸疮化脓),最后每天护理灸疮,清洗灸疮脓毒创面,更换灸疮膏药。一般来说,灸疮化脓拔毒需一月左右的时间,至灸疮愈合为一疗程。

 

骆建民医师为病人针灸

骆建民医师为病人针灸

 

“骆氏化脓灸”又有别于其它“化脓灸”。一般的“化脓灸”灸法不以看气为度,而以艾炷壮数定量;不以拔毒为主,而以护理灸疮为要。“骆氏化脓灸”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总结出“灸”必至气、“疮”必化脓拔毒为主的治病理念。

 

一种信仰 一种情怀

 

说话间,骆医师向我们展示了他自制的艾绒和膏药。

 

“别小看这个艾绒,制作极其复杂,需先取陈艾在三伏天翻晒数日,然后去除杂质,取纯净精细艾绒密封收藏,掺入灸药才能制成。”

 

“膏药做起来也不容易。熬制药肉直到气直泡净,然后加入已配好的拔毒生肌药拌匀,冷却到适当的温度。等药粘稠到能黏在棒子上,就可以在小方块的桃花纸上薄薄平摊成圆形,放到密封阴凉处保存备用。”

 

听着如此繁琐的工序,我不由得吐了吐舌头。这般细致的活,也亏得骆医生多年如一日的耐心。

 

骆医师坦言:“患者初灸后,灸的局部皮肤会因此变黑、变硬、结痂。第二次要在第一次穴位上继续上施灸。若是化脓,可以将之刺破、按压、挤出;如果痂皮脱落,仍可补疮施灸。所以说留下疤痕是难免的,加上灸疮在一段时间内的化脓反应,很多不明真相者谈虎色变,担心因此导致炎症感染,不能收口,所以这几年愿意做化脓灸的病人越来越少了。学术界也有些反对意见,影响了化脓灸的传承与发展。”

 

如此看来,这种有历史悠久的灸法,如今生存越来越艰难,显然也是有原因的。

 

一种文化的传承总是面临着艰难险阻。几千年的风雨兼程,外来医学的冲击,绍兴化脓灸几经挣扎,骆医师家族守护数百年,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骆建民医师为病人针灸

骆建民医师为病人针灸

 

看着专心致志给患者施灸的骆建民,我不由得神游天外,想起“情怀”这两个字来。虽然自己是一个传统文化的爱好者,但自认为也并非一个有资格称之为有情怀的人。

 

情怀是什么?什么样的人是有情怀的人?看着世世代代传承“化脓灸”的骆氏家族,内心仿佛找到了答案。这个家族几百年来兢兢业业,以实践基础积累经验,其中的辛苦和风险难以为外人道也。这大概就是一种情怀吧,亦或者是根植于心中的信仰。

 

也许在骆氏家族的心里,传承“化脓灸”是一份责任,更是一种信仰。信仰所在的地方,没有辛苦,不计得失,百年如一日,甘之如饴。

 

值得欣慰的是,“骆氏化脓灸”现已被列入越城区第一批,绍兴市第六批区市二级政府“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我们希望骆氏化脓灸能够继续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惠及子孙,不要让这门璀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此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