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八代世传小儿医——记平湖戈氏儿科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6-08 14:59 出处:《学会中医》第十七期 作者:朱寅、周富明编辑:@Jammly
浙江近现代中医儿科有四大流派:杭州宣氏儿科、宁波董氏儿科、衢州龚氏儿科以及嘉兴平湖的戈氏儿科。

浙江近现代中医儿科有四大流派:杭州宣氏儿科、宁波董氏儿科、衢州龚氏儿科以及嘉兴平湖的戈氏儿科。

 

省中医药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晓鸣、平湖市中医院周富明主任医师(右)与戈氏儿科第八代传人戈志良(中)合影

省中医药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晓鸣、平湖市中医院周富明主任医师(右)与戈氏儿科第八代传人戈志良(中)合影

 

初冬的某个下午,我们跟随浙江省中医药学会儿科分会来到平湖,拜访了戈氏儿科第八代传人戈志良,听他讲述戈氏儿科的故事。

 

戈氏儿科是平湖著名医学世家之一,创始于清乾隆年间,迄今历时二百余年,延传八世,代有传人。

 

戈氏祖籍河南,北宋年间属于汴京望族。靖康之变后随宋高宗南渡,起初住乍浦。清乾隆年间,一个叫戈朝荣的廪生迁居至当湖(今平湖市当湖街道)。廪生是秀才的一种等级,只有经过岁考和科考两试,成绩优秀的秀才才能称廪生,政府每月会发给廪食。戈朝荣能在科举大省浙江考取廪生,足以证明他读书颇有天分,学问功底深厚,科举之路大有可为。

 

然而戈朝荣并没有和八股文死磕到底,转而跟着岳父一家学习医术。他治学严谨,谦逊好学,常常彻夜诵读医书,学成后在城厢仓弄口开业行医。戈朝荣为人诚恳,医术精湛,长于儿科,临证时必定殚心竭虑,务求准确,名声很快传开。他因为在戊辰大疫时活人无数而被载入史册。

 

戈朝荣便是戈氏儿科的鼻祖。他的后辈如子恩(少怀)、镜庐,孙子金萱、竹圃,都继承了他的医术,以儿科闻名。到了第四代的时候,戈氏儿科分成了两支:一支为书涛、宝梁(杏庄)、华甫,住在平湖城内玉带河畔杨家桥堍(今城关镇当湖街道县后底东首)。其中,戈书涛颇有名声,除了是位名医,他还擅长绘画,举笔潇洒,“师金农笔法画梅花纨扇,曾寻梅写照,题咏多名士”。

 

另一支则为秋堂、宝森(菊庄)、鸣和(似庄),住在平湖城内北水门内斜桥西堍(今当湖街道县后底西首)。现在的戈氏儿科传人,都来自秋堂、菊庄这一支。

 

戈朝荣五世孙戈菊庄,民国十一年(1922)出任平湖医学会首任会长,医学会后改为中医公会,它的成立标志着平湖县中医活动首次以团体组织的形式出现。

 

戈氏儿科历代以家传为主,直到第六代戈鸣和(似庄),才改变了不收外姓学生的旧例。民国十八年(1929)二月,国民党政府实行取缔中医的政策,戈鸣和还与其他中医同仁联名上书抗议。

 

戈仲裁(1909-1995)

戈仲裁(1909-1995)

 

第七代传人戈仲裁1958年起在胜利乡卫生院工作,1962年荣获县名中医的称号。除了家族传统的儿科医生外,他也为五六十年代消灭血吸虫病的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而我们今天采访的戈志良老先生,则是第八代传人,他18岁上山下乡,文革结束后回到平湖,接过了戈氏儿科传承的衣钵。

 

戈老为我们详细阐述了戈氏儿科的核心学术思想。

 

戈氏儿科的创始人戈朝荣是一位儒医,因此他对中医理论研究颇深。他博览群书,对各家学说都潜心钻研,最佩服的是北宋钱乙氏的学说,尝谓“仲阳化载《金匮》八味为六味,寓温、凉、收、泻、通、补、开、合之义,深合小儿以脾胃为本而纯阳阴虚,胎火偏旺素质,实开后世小儿医滋阴(泻火)益气之先河”。同时,他对宋代陈文中的“温热学派”及金元李东垣的“补土学说”也十分推崇。比如对小儿疳积发热采用李东垣的理论,学习《内伤余义》“有余不足”的理论,以及“阴火”的观点,因此在补虚的方子里参以消导,或佐胡黄连,认为阴虚之热,其热来自阴虚,滋阴则热自退;而“阴火”乃气虚相火乘袭之“火”,益其脾胃气为主,则其火自己。对小儿病治疗,十分重视“气弱”的特点,每投益气之品,如小儿泄泻,恒以升脾气、护胃阴,通过这种方法治好了很多患儿。所用方药也多以吉林须、洋参、扁豆、淮山药、葛根、茯苓、胡黄连等较多。

 

林乾良教授为戈氏儿科题词

林乾良教授为戈氏儿科题词

 

对于小儿体质的特点,中医界向来有“稚阴稚阳”或者“纯阳之体”的看法。戈氏儿科在总结祖辈经验,结合自己的临床体会后,提出了“纯阳阴虚”的观点,颇有创新意味。戈氏儿科认为,小儿初生,犹如旭日东升,生机蓬勃,发育迅速,这就是“纯阳”的表现,“纯阳”者禀受先天“纯净之阳”,所以发育快;但对阴精的需求也很多,因而“阴虚”也是小儿体质特点的一面,所谓“阴为味”、“味为形本”。《内经》有“谷不入半日,则气衰,一日则气少”,“卫者水谷之悍气”“营者水谷之精气”之旨,人体内外一身之气,赖后天之充实、涵养,小儿乳食未充,尤应注意其气之生养,不可过用,但也不可太偏温热。

 

戈氏儿科除了创立“纯阳阴虚”的理论外,还十分重视小儿先天,强调优生优育。他们指出,小儿疾病的多寡,常受父母健康的影响,某些疾病还与父母养生有关。所以主张“优生”,“若父母不明优生,节欲之道,则阳多羼杂,每遗毒胎儿”。因此戈氏儿科临诊时都会详细询问患儿父母的体质状况、母体怀孕养胎时的情况,由此来洞察推断患儿的先天情况。戈朝荣之子戈恩为此专著《育婴常语》,教导如何优生优育。

 

戈氏儿科主要著作有:戈恩著《育婴常语》三卷,戈书涛《遗案五卷》,戈仲裁著有《栀豉汤为吐剂之研究》(发表于1935年,《上海光华医学杂志》)、《血吸虫病初感染期蓼草水浴疗法刍议》、《“腹水草”临床体会》(1957年间发表于《上海新中医杂志》)、《临证杂谈》(载1977年《浙江中医临床经验选辑·嘉兴地区分册》)、戈志良整理的《戈仲裁老中医谈治疗小儿疰夏的几个问题》(1980年11月,载嘉兴地区《医学资料选编》)等。

 

戈仲裁在《临证杂谈五则》一文中记载了一个中医抢救麻疹患儿的故事。1964年初夏,家住平湖南河头一个5岁陆姓男孩感染麻疹,发疹第二天,病情正常,配了阿司匹林吃下去后,当天晚上大量出汗近乎虚脱。男孩的母亲赶紧找戈仲裁急诊,戈仲裁发现他“脉微细数,疹点汗后全部回稳,身微凉有气急”。戈仲裁立刻用吉林参须一味,煮汤服下,马上就有好转,渐渐平复。戈仲裁点评这个案例说:“小儿六腑五脏气弱。汗则耗气伤阴,劫烁胃汁。凭余临床经验,小儿发汗首伤气、阴。参补气生津,参须乃参之余气,微温不热。且儿体纯阳亦虚亦实,补不宜过,酌用参须,较为合拍。”

 

戈志良收藏先辈的处方

戈志良收藏先辈的处方

 

拜访过程中,戈志良老先生还向我们展示了保存多年的戈氏儿科历代处方真迹,极其珍贵。综观戈氏处方,见症多以身热、咳痰、哮喘为主。大约是因为小儿为稚阳之体,用药宜轻灵,多用知母、青蒿、石斛、象贝,而少用苦寒克伐之药,用量也多在6克上下。

 

遗憾的是,戈老今年已经70多岁,退休多年。他的儿子浙江财经大学毕业,没有行医,小孙子尚年幼,眼看戈氏儿科八代传承已是岌岌可危。为了对戈氏儿科进行抢救性保护,平湖市中医院投入相当精力,挖掘整理戈氏儿科的发展历史、代表著作和经典医案处方。我们衷心希望不久的将来,戈氏儿科能够和浙江另外三大儿科流派一样,开枝散叶,在传承中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