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药”武扬威大盘山,古朴幽静昭明寺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5-25 14:51 出处:《学会中医》第六期 作者:王晓鸣、钱烨编辑:@Jammly
说起磐安,素以“群山之祖、诸水之源”的大盘山自然保护区必为重中之重。众所周知,中药材是磐安县的传统产业,据不完全统计,全县种药户有4.8万,占总户数的70%,从业人员7万人,几乎家家户户都与药材栽培和销售的事

说起磐安,素以“群山之祖、诸水之源”的大盘山自然保护区必为重中之重。众所周知,中药材是磐安县的传统产业,据不完全统计,全县种药户有4.8万,占总户数的70%,从业人员7万人,几乎家家户户都与药材栽培和销售的事务相关。而大盘山作为国内唯一以药用生物种质资源为主要保护对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名副其实的天然中药材资源宝库,滋养着磐安的一方水土。

 

大盘山

 

大盘山:弥山药材现宝库

 

清道光《东阳县志》载:“大盘山高五百丈,周一百三十里,东阳江出其北,画溪出其南,遥望如覆盆,故名。”横亘浙中山区的大盘山,海拔1245米,素有“江南第一峰”之称,为钱塘江、瓯江、曹娥江、灵江的发源地之一,森林茂密,大小山峰5200余座,大气质量和99%的河道水质都常年达到国家一类标准,古代是名士隐居的世外桃源。大盘山孕育了磐安文化。或者说,一座大盘山就是一个磐安县。

 

虽是隆冬,可是信步于保护区内,漫山的杉树和灌木丛绿色盎然,生气勃勃。有人眼尖,一低头便看见藏匿于苔藓中的可清热解毒、生肌止血的草药“蛇足石杉”(又名千层塔)。优良的生态环境、丰富多彩的植被类型也为野生动物的栖息、繁衍提供了良好条件,保护区现有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4种,二级重点保护动物36种,浙江省重点保护动物35种。分布有国内最大、最完整的七子花、华顶杜鹃、野生延胡索等群落,具有较高的观赏与科研价值;同时,保护区尚有高山湿地、高山草甸、高山矮曲林(云锦杜鹃)等特色植被。保护区分布有较多的古老属种及孑遗植物,更有象七子花、华顶杜鹃等保存完好、规模较大、国内极为罕见的群落。

 

大盘山自然保护区入口的区界石碑

大盘山自然保护区入口的区界石碑

 

药材“十大功劳”,亦是优良的绿化灌木

药材“十大功劳”,亦是优良的绿化灌木

 

其中大盘山自然保护区的主要园区——大盘山药用植物园内植被茂盛类型繁多,分布着大量的珍稀濒危药用植物和道地中药材种质资源,是传统道地中药材“浙八味”中元胡、白术、白芍、玄参、贝母的原产地;目前已知保护区内有药用植物1000余种,占全省药用植物的61.05%;载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0年版)》的有240种,收入《浙江省中药炮制规范(2005年版)》的有326种。据陪同的大盘山管委会人员介绍,大盘山药用植物园项目建设面积约50亩,植物区按药用功效分解表药、清热药、祛风湿药、芳香化湿药、驱虫药、止血药等19类,园区内遍布药用植物,目及皆是。如今大盘山药用植物园已成为浙江省乃至全国重要的中药材科普基地,大盘山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更使磐安成为“中国药材之乡”。

 

植物园入口的昭明太子像

植物园入口的昭明太子像

 

昭明太子:大盘山间尽风流

  

磐安,万山之国。山多,草木自然就多。一草一木,识之,是宝,可救人命;不识,是草,一文不值。追本溯源,东晋葛洪曾居于此,采药种药,炼丹助人;南梁萧统隐居大盘山,开辟药园,炼丹制药,救助穷苦山民……都与磐安的中药材结下了不解之缘。

 

昭明寺

 

大盘山山麓的大盘岭头是旧时金华通往台州的交通要道,昭明寺就坐落于此。昭明寺始建于唐咸通八年(867年),后改称慈圣院,清康熙年间又改名为应济庙。原先的书院在清末时被火焚毁,民国期间重新修建的又在“文革”时期毁坏。据磐安县志记载:“昭明院(即上文提及的“昭明寺”,民间集资复建后更名为“昭明寺”),又名慈圣院,址在大盘镇大盘岭头。为纪念南梁昭明太子萧统而建。”

 

大通年间,梁王萧衍的长子萧统遭“腊鹅之诬”,为避谗转辗来到大盘山麓,见一处与外世隔绝之地,有黄莺啼咕,凤凰来朝,就此隐居下来。

 

大盘山产奇草,在昭明太子萧统隐居的三年时间里,读书著文之余,他在当地的王隐坑、学田、利济等地教民种药,还常常入深山采药救助山民,昭明太子一生行善积德,关心人民疾苦,深受民众爱戴,在当地留下了许多美谈佳话。如“洗肠坑”为当年昭明太子清洗愁肠之所;当年制药炼丹的地方现在叫“丹山”,他种药的地方现改称“学田”;而他带来的龙马两将能“上山打虎,下水缚龙”,处处为民除害等等。昭明太子被磐安人尊称为“药祖”,俗称“盘山圣帝”。后人为了纪念他的功德,自唐始山民就在大盘岭头建了这座昭明院。不仅如此,每年农历的六月六这一昭明太子清洗百结愁肠的日子被定为纪念日,这一风俗一直传留至今。

 

寺外700余岁的柳杉

寺外700余岁的柳杉

 

沿着一条依山傍溪的蜿蜒小道拾级而上,两边松树葱郁,青草茂密,青翠的灌木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溅出光斑点点。到达山顶,率先迎接我们的是一株据说树龄已有700余年的柳杉,需五六个成年男子合抱的粗壮古树拔地而起,阔大的树冠托举云天。而树的另一旁,就是古朴幽静的昭明院。

 

坐北朝南的昭明院并不大,四四方方,飞檐高挑,琉璃彩瓦,中间有一大殿,左右各有两排厢房。大殿横梁上木雕精致,殿中央塑着萧统太子的绘彩泥像,像前有蒲垫和贡桌,还有些未燃尽的残香剩烛。陪我们前往的当地人介绍说,原先的书院早已被火焚于清末,民国期间复建的又毁于“文革”时期,眼前这座院子是于1994年邻近乡民筹资重建,并在扩建当中。

 

静立昭明太子像前,我恭敬地拜了三拜,愿昭明太子对人民的仁,深入人心,继续福佑着这一方水土的百姓。

 

幽幽古道间我们行着下山的路,听着向导说——“是昭明太子开启了磐安中药材的渊源,所以说由他开始,我们大盘山的药就有了灵气……”遥想当年,因为谗言心灰意冷避世于此的萧统,不也是被大盘山的灵山秀水吸引,在此结庐读书,才启幕了这一段佳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