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中医“治未病”与体质辨识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21-02-18 16:19 出处:浙江省中医药学会 作者:葛琳仪编辑:@Jammly
  “治未病”理论最早见于《黄帝内经》:“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素问·四气调神大论》),又言:“病虽未发,见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素问·刺热》),提出了“未病先防

 

“治未病”理论最早见于《黄帝内经》:“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素问·四气调神大论》),又言:“病虽未发,见赤色者刺之,名曰治未病”(《素问·刺热》),提出了“未病先防”“先病而治”的“治未病”理念;后世医家则在内经的基础上进一步阐发,如《难经》《金匮要略》等提出了“肝病传脾”、当“先安未受邪之地”的“既病防变”观点,由此构成了“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的中医“治未病”思想。对于“未病先防”,应在“未病”时重视养生、调摄,以防邪、辟邪;对于“既病防变”,则是在“既病”时应早期诊断,注重截邪、安脏,以防止疾病的传变。

 

那么,中医“治未病”的现实意义是什么?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不应继续以疾病为主要对象,而应以人类健康作为医学研究的主要方向”,由此可见,现代医学研究的方向是以人类健康为首要目标,即预防保健,而不是疾病的研究;这个预防医学的研究,在中医学中则属于“养生”“治未病”的范畴。因此,深入研究中医养生学、开拓“治未病”手段,在当今的现实意义可以归纳为: 1、促进和维护国民的健康; 2、由于中医“治未病”具有准、精、廉、便优势,故治未病手段的开展,能降低医疗费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3、“治未病”的实践,既可彰显中医药特色,又符合现代医学理念的由“治已病之人”转变为“治未病之人”,由此可促进中西医学的发展。

 

接下来谈谈我个人对于养生、治未病的体会,主要从学术观点和调摄手段两个方面展开。

 

一、学术观点

 

中医临证思路的要点,主张辨体、辨病、辨证为一体的多元思辨模式,所谓“辨病”就是对“病”的个性判断,而“辨证”则是对中医“证”的共性综合。因此,中医在论治疾病时,应辨病与辨证相结合,这种病证相关的思辨方式,是中医把握疾病本质、提高临床疗效的关键所在。那么,在养生保健、治未病时,中医的思辨依据是什么?我认为辨识体质对应调摄是其着眼点。

 

随着现代医学诊疗水平的提高,疾病谱的变更,中医在养生、治未病中,对诸如亚健康人群、慢性病的缓解期等,常常无“症”可辨。但按中医体质学辨识,其病理性体质已经形成。中医体质学认为,体质是人体在先天遗传和后天获得的基础上所形成的功能、形态、心理上相对稳定的固有特性,是中医“证”的形成的内在因素。因此,辨明患者的病理体质类型,有助于把握致病因子的易感性、疾病的易罹性以及病势演变规律。尤其在辨治伏发、缓发、继发、复发等病型的未病先防、既病防变以及养生保健中,辨体论治具有十分重要的思辨优势。

 

如果说“病证相关”的思辨方式,是中医论治疾病、提高临床疗效的关键所在,那么,对个体体质类型的精准辨识,则是中医养生、“治未病”的思辨依据,通过调体养生、调体阻截疾病的传变等手段,能达到“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的目的。如在治疗老慢支、慢阻肺临床缓解期时,其病虽有宿疾,但刻下症、证不显,这时宜从辨识体质类型为主、结合辨病进行思辨。临证中老慢支病人多属阴虚或气阴两虚的病理体质,常用益气养阴法来调治,借助冬令膏方、冬病夏治等手段以扶正固本,能防止疾病的复发或减缓病症。

 

 

二、调摄手段

 

一)适龄体质特征及调摄原则

 

诚如《素问•上古天真论》中:“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所述,中医学早就指出,伴随着肾精的盛衰、天癸的盈亏,人体生、长、壮、老各个生命阶段具有不同的体质特征及其生理特点。如肾气渐盛的生长发育期,生理特征主要表现为女子经汛来潮、男子精气溢泻、齿更发长等;而到了肾气衰退的老年期,则以发堕齿槁、筋骨懈堕、天癸竭、形坏无子等为主要生理特征。

 

因此,顺应生命的自然规律,“适龄以养”“适龄以调”是养生调摄的重要法则。而“适龄以养”“适龄以调”的着眼点是建立在把握个体不同生命阶段的体质特征,根据脏腑气血阴阳的变化特点,通过调体养生、调体截邪、调体安脏等手段,来重新建立机体“阴平阳秘”的体质状态,从而达到保养生命而尽天年。临证养生中,针对小儿、少壮、老年之不同体质,分别立清养、清和、补疏等调摄大法,以下对三者分别进行阐述。

 

二)适龄以养,以体为本

 

 

1、纯阳之体,清养为调

 

在生长发育的小儿时期,中医称小儿为“纯阳之体”,以生机旺盛,脏腑娇嫩,形气未充,精气阴阳尚未充分成熟为生理特征;故表现为易虚易实的体质特点。临证中,小儿病机特点为“易化热、易食积”,以热病、积滞、疳积等多见,所以我常常以“清养”为调,健脾胃、固卫气以培本,清肺热、消食积以祛邪。

 

一方面由于小儿脾胃之体成而未全、脾胃之气全而未壮,因此临证中须重视后天脾胃的培护;对于脾胃虚弱、体虚易感的患儿,我常选用异功散、参苓白术散加减,其中人参以太子参替代,取其性平、补气之力轻缓之功:对脾胃气虚之证,以“异功散”益气健脾、行气化滞;对于脾虚夹湿之证,则用“参苓白术散”益气健脾、渗湿止泻。对于积滞、厌食、疳积等脾系病证,常选用保和丸、健脾丸加减以健脾和胃、消食止泻。另外,由于小儿肺脏娇嫩、卫表未固,外邪侵袭易于化热的病证特点,因此对于小儿外感发热、咳嗽、哮喘等肺系病证,我常根据邪气的深浅、病情的轻重而分别选用“辛凉轻剂”桑菊饮、或“辛凉平剂”银翘散,以辛凉解表、疏风散热。

 

此外,应当强调的是,在用药上,由于小儿具有脏气清灵、随拨随应的特点,用药量宜轻,应中病即止。小儿“稚阴稚阳”之体,更忌滥用补益、攻伐之剂。

 

2、少壮之体,调气和中

 

对于青壮年而言,以精气充盈、脏腑强盛、四肢充实为生理特征,但往往因生活节奏过快,工作压力偏大,起居、劳逸失度等情况,易受情志、劳欲所伤而呈气机郁滞、气血亏虚的体质特点。临床上常常可见胸闷喜太息、精神不振、食欲不振、夜寐欠安等亚健康状态,甚至表现为梅核气、失眠、月经病等。因此针对少壮之体,我主张疏肝理气以调畅气机、健脾和中以培补后天作为调摄大法。

 

少壮之人尽管肾精充盈、生机旺盛,但往往病起“过用”,如熬夜、加班、七情太过等,故少壮之体常常呈现“气机郁滞、气血亏虚”的体质特点,我以疏肝理气、健脾和中的方法调治,常用柴胡疏肝散、香砂六君子丸、归脾汤等为基本方,如,对于胃脘痛、泄泻等肝脾失和、或脾虚湿滞之证,常用柴胡疏肝散合香砂六君子汤加减,以疏肝健脾、行气和中。

 

 

3.老年之体,补、疏为养

 

老年之体,与小儿一般,也具有易虚易实的体质特点,当然又不同于小儿因脏腑娇嫩,形气未充所导致的易虚易实。老年之人的“虚”指的是肾中精气渐衰,五脏虚损,气血乏源;“实”指的是,因五脏气虚,易于受邪、或气化失权,“内生”痰、瘀诸邪。因此,老年之人容易发胸痹、咳喘、眩晕、心悸、消渴等病。因肾为先天之本,元阴元阳之根,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针对老年“易虚易实”的体质特征,我常常立补益脾肾以统“二本”、化痰祛瘀以开郁导滞为调摄大法。

 

老年易“虚”的体质特点,是先天肾精匮乏,后天脾胃气虚所导致,因此,我临证中常用补肾填精的六味地黄丸,在补肾的基础上同时健脾益气。对于老年易“实”的体质特点,因多为兼夹痰湿、瘀血之证,临床多用厚朴花、白豆蔻、瓜蒌皮、薤白等理气化痰开郁,丹参、三七、红花、川芎、鸡血藤、牛膝等补血活血通络。此外,需要强调的是,高年之人因肾中精气的亏耗、五脏气血的不足,饮食物的摄取以化生后天所需的气血就显得非常重要,根据老年人的易虚体质、不宜攻伐的特征,在日常、或病后调养中,应有中医“药食同源”的理念,如脾虚不运,宜选用茯苓、薏米仁、淮山、大枣等健脾养胃食品煲粥熬汤等,使后天气血化生有源而终尽其天年。

 

三)体质与食疗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人体后天的生、长、壮、老的生命过程都离不开后天饮食的摄取,《黄帝内经》中早就指出“食饮有节”是养生的主要内容之一。在现代的饮食习惯看来,这个“有节”,应该是指摄取饮食物以淡食、适量及五味调和为原则。在饮食有节律的基础上,我认为应提倡运用中医“药食同源”的理念,采用“杂食为养”的养生观。

 

说到“药食同源”,这是中医学理论特色之一,是指同一食饮之品,以充饥而论,是谓食品;从治病而言,则称药物。我常强调,中医师应该像熟知方药的性味那样去掌握食饮之品的四气五味,四气是指寒、凉、温、热的四种药性,五味是指酸、苦、辛、甘、咸的五种滋味。“药食同源”的意义是在于食物同药物一样,皆有四气、五味之性,寒热、补泻之效,中药学的“四性”“五味”理论同样适用于食饮之品。

 

谷肉果菜气味不同,各有偏性,比如粳米味甘能补益脾胃、猪肉味咸可以入肾,所以“杂食为养”应该体现在摄取的饮食物须杂而不同、五味当合而不偏嗜。“调体养生”理念应该进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常在临证医嘱或指导病患于病愈调养中,通过辨识体质的偏颇来选择不同性味的食品,从而起到补养人体精气的作用。如气虚体质宜茯苓、淮山药以健脾益气,痰热体质宜赤小豆、苦瓜以清热化湿,瘀血质宜紅花、玫瑰花以活血化瘀等等。

 

最后总结一下:辨体“治未病”是中医学“上工治未病”思想的体现,未来的医学是预防医学,结合体质进行预防是中医学优势所在。辨体“治未病”的主要手段,可以按人体生命规律而分为小儿清养、少壮清和、老年补疏这三个方面实施;通过调质拒邪、调质防病、调治防变而达到养生、终尽天年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