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顾氏蜂疗:小蜜蜂大用处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8-23 14:25 出处:《学会中医》第十九期 作者:周莹编辑:@Jammly
从杭州到舟山定海,全程高速跨海大桥,只需要3个小时。   基础设施的高速发展,几乎让我们忘记,千百年来舟山第一大困难就是交通不便,人们出行可以用“漂洋过海”来形容。因海阻隔,多少人望海却步,多少人终生

从杭州到舟山定海,全程高速跨海大桥,只需要3个小时。

 

基础设施的高速发展,几乎让我们忘记,千百年来舟山第一大困难就是交通不便,人们出行可以用“漂洋过海”来形容。因海阻隔,多少人望海却步,多少人终生未出过岛,多少人出行葬身海难。

 

因此,舟山长期以来处于缺医少药的状态。然而老百姓得了病总得治,民间郎中便填补了这一空白。俗话说,草药一味,气死名医。能传承到现在的民间郎中,往往身怀绝技,疗效得到民间的认可。

 

当然,如今的海岛医疗与发达城市同步发展,人民群众看病用药方便快捷,充分享受到了现代化医疗。与此同时,民间郎中的生存环境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且跟随“浙江民间郎中调研组”去看看。

 

拜访顾国和的那天,舟山地区受台风影响,大雨磅礴。

 

当一位穿着旧式的确良衬衣、裤管挽到膝盖、鞋上沾着泥巴、精神抖擞的老人站在村口的桥边冲浙江民间郎中调研组挥手致意时,大家怎么也不能把他和治病救人的郎中联系起来。

 

 

“我刚从山上的蜂场过来,这么大雨,得去看看它们。”“它们”就是顾国和心中的宝贝——蜜蜂。

 

顾国和祖上是养蜂世家,从小被蜜蜂围绕的顾国和不仅养成了如蜜蜂般勤劳的习惯,更对祖辈们用蜜蜂治疗疾病产生了浓厚兴趣。“爷爷的风湿性关节炎就是他自己用蜂疗治好的。我小时候每次头疼脑热,爷爷就会抓几只蜜蜂给我在穴位上扎几下,那可是蜂到病除的。”

 

18岁时,原本要继承爷爷衣钵的顾国和征兵到了部队,虽然离开了蜂场,离开了可爱的蜜蜂们,但是部队生活给了顾国和更多学习养蜂技术理论、中医辨证施治、经络穴位的时间和机会,他开始潜心研究蜂疗原理。22岁时,顾国和退伍回到家乡,就开始养蜂并逐步尝试为邻居治病。

 

“文化大革命”初期,迫于无奈,顾国和中止了养蜂生涯。但为了不把所学的蜂疗技艺荒废掉,为了保持和蜜蜂间浓浓的情意,顾国和不论身处何地,不论工作更换,艰涩的中医经典著作及《中国农业》《蜜蜂杂志》等书籍始终不离身边,他坚持对蜂疗的探索和研究,30余年从未间断。

 

2004年,顾国和从单位退休,原本可以安享晚年的他毅然决然选择回到于览镇南洞老家养起了蜜蜂。养蜂简单,顾国和很快就和蜜蜂们成了朋友,任由它们在耳边、鼻旁、眼前穿梭盘旋。可30多年没有给病人治病了,手艺确实有些生疏了,即使有扎实的理论知识,顾国和心中也没有了十分的把握。患风湿性关节炎近40年的老伴便自告奋勇成了顾国和的“试验品”。经过半年的悉心治疗,老伴的病痛完全消失,这让顾国和对自己的蜂疗技术重拾信心。他开始为邻居和一些慕名前来的患有风湿、类风湿,甚至患有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糖尿病等顽症的病人进行蜂疗。多年来,他用蜜蜂蜂针蜇人的方法,治愈了近百人。神奇蜂疗一传十、十传百,逐渐贏得了良好的口碑,吸引越来越多的病人前来治疗。

 

顾国和告诉调研组,2008年4月,有位患脊椎骨髓炎的陈女士,在上海某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无效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家人的陪同下找到自己。在接受治疗的第4个月,陈女士说双腿有了知觉,后来经过一年多的蜂疗,原本已经瘫痪两年的她能够站立起来了。

 

扎蜂针

 

顾国和一边聊着,一边如变魔术般信手拈来一只蜜蜂,用蜂针在老伴耳边麻利地扎刺,老伴倒也是一脸的享受。

 

蜂疗作为一种民间医术,虽然已有三千多年历史,但养蜂人都有各自的技巧和绝活。顾国和通过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实践、不断地总结,摸索出了一套相对完整的蜂疗方法,治疗病种也从单纯的风湿性关节炎发展到以肿瘤为主。他的《蜂毒治疗痔疮效果好》《蜂毒对国内首例脱碎性脊椎骨髓炎病人的疗效》《蜂疗治愈一例结肠癌转移肾脏癌病人》等文章陆续在《蜜蜂杂志》上发表。2009年,顾国和民间蜂疗技术被列入舟山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顾国和兴奋地说:“我养蜜蜂,蜜蜂也养了我,让我身体好起来,我也希望通过蜂疗让更多人健康。”

 

“老当益壮,夕阳似火”,顾国和在自己创作的诗集中这么形容现在的生活,但他对自己的蜂疗技术会面临失传的危险颇为担忧。他身体健朗,坚持每日养蜂并为慕名前来的病人蜂疗,但毕竟已是70岁高龄。因为研究蜂疗需要长时间的毅力和耐心,还要忍受蜜蜂的蜇刺,孩子们并不太乐意继承父亲的这项技术,民间蜂疗技术在逐渐被世人接受的同时也面临失传的困境。

 

顾国和给老伴蜂疗

 

“蜂疗因疗效显著,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蜂疗工作者必须具备养蜂和医学双重知识,但目前从事蜂疗研究的人士多为养蜂爱好者,医学知识欠缺。而各类医学院校还没有开设系统的蜂疗课程,医务工作者对此缺乏了解,个别医生甚至持怀疑态度。这就影响到蜂疗这项传统民间医学技术的发展,如再不加强现有技术保护,培养中青年接班人,蜂疗这一传统民间医学技术有可能面临失传。”顾国和显得忧心忡忡,他说,“蜂疗其实并不是神奇艰深的技术,只要能与蜜蜂做朋友,有吃苦耐劳的毅力,就一定可以掌握这项技术。”他希望有志于此的年轻人能将这门民间医学技术传承下去,并且发扬光大。

 

(本文原载于《寻访浙江民间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