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绍兴“三六九”骨伤科:传承千年的少林疗伤秘法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6-04 15:23 出处:《学会中医》第十二期 作者:朱寅编辑:@Jammly
位于绍兴安昌镇上的“三六九”伤科展馆   从学生时代起,我就是金庸先生的铁杆粉丝,每部小说至少读了三遍。

位于绍兴安昌镇上的“三六九”伤科展馆

位于绍兴安昌镇上的“三六九”伤科展馆

 

从学生时代起,我就是金庸先生的铁杆粉丝,每部小说至少读了三遍。

 

细读文章,就会发现,除了武功以外,还有一门技术是武林人士的必修课,那就是医药知识。《射雕英雄传》中指出:“初练粗浅功夫,须由师父传授怎生挨打而不受重伤,到了武功精深之时,就得研习护身保命、解穴救伤、接骨疗毒诸般法门。”

 

如《倚天屠龙记》:“张无忌左臂断折,疼痛难熬,一时找不到接骨止痛的草药,只得先行接上断骨,采了些消肿的草药敷上,折了两根树枝,用树皮将树枝绑在臂上。”张无忌的师叔师伯四肢筋脉尽断后,唯有西域少林的黑玉断续膏可以续接断肢,药膏外表呈黑色,气息芬芳清凉,药性极其神奇,常人手足身体骨节若遭致重创从而伤残,敷上此药膏后伤患可痊愈,逐渐恢复正常活动。

 

我一直以为这些都是金老先生的虚构。我右臂曾骨折过,开刀、上钢板、打钢钉是必不可少的。若如书中所言,贴上膏药、喝点中药就能治好骨折,岂不是太玄幻了?直到工作后接触了大量的中医知识,才明白自己以前的无知无识,中医中药的确就是这么神奇!

 

民国时的“三六九”伤科的招牌

民国时的“三六九”伤科的招牌

 

我国古代医武不分,有所谓“医武一家”之说,如天下武术正宗少林寺,传有大量验方秘笈,其内容以骨伤、针灸、推拿为主,形成了著名的少林伤科学派;学武之人所患病症,不外筋伤、骨折、脱位等急性外伤和遭受外力攻击所致内伤两大类。对外伤的治疗,以止痛、止血、接骨、骨关节手法复位等为治法,用药以活血祛瘀类为主。小说中张无忌治疗骨折的工具虽然原始简陋,用的却是中医骨科正宗的小夹板固定复位法。

 

里西房“三六九”伤科原籍地址

里西房“三六九”伤科原籍地址

 

神奇的黑玉断续膏也不完全是虚构的。今年5月,我就在绍兴市柯桥区中医院见到了21世纪的“黑玉断续膏”--“三六九”伤科膏药!

 

绍兴“三六九”伤科,源于少林寺,明清时传于绍兴下方桥下方寺的西房寺僧。因其药膏煎熬考究,乌黑发亮,功效卓著,与众不同。它对跌打损伤、扭伤、闪挫、骨折等症均适用,故深受群众欢迎。2012年,“三六九”伤科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三六九”膏药的部分制作过程

 

我有幸在医院的配药间里目睹了“三六九”膏药的部分制作过程。

 

药师正缓缓煎熬药膏。一边熬,一边不停用铁棒搅拌,药色逐渐由黄转黑,药油渐渐变得浓厚发粘。不一会儿,药师关火,待其稍稍冷却,便均匀的摊在一张张蓝色的棉布上。药膏外表漆黑,气味芬芳,和金老笔下的“黑玉断续膏”一模一样。据绍兴市柯桥区中医院院长、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傅宏伟医师介绍,我们见到的只是膏药制作的最后两道流程,在此之前,还有熬油、加药、熬制、沸腾、冷却、脱底、浸泡、取药、研磨十道工序,由于产生的气味太大,所以不在医院内操作了。

 

中医治疗骨折的不同阶段

 

傅医师介绍,中医治疗骨折的不同阶段,用的膏药方子都不一样:初期消肿止痛,中期接骨续筋,后期舒筋活血。而且“三六九”伤科最神奇的,还不是膏药,而是医生接骨疗伤的技艺。“三六九”伤科有独特的正骨手法,“手摸心会,自悉其情;手随心转,法从手除”,诊疗上注重四诊互参、尤重按摸;正骨手法上以手法整复、法随病变,固定方法有特色,喜选杉树皮、松树皮、竹夹板固定;治疗上重视内外兼治、药针并施,创造出“整体辨证,手法整骨,夹板固定,内外兼治,筋骨并重,动静结合,功能锻炼”的综合治疗方法。70%的骨折、脱位,中医能做到一次手法整复成功,避免了开刀的痛苦,减少了治疗成本。

 

“三六九”伤科追本溯源,正是少林秘技!鼻祖稽幼域,生于北宋年间,祖籍河南开封府,拜少林武师徐神翁习武学医。靖康之变后宋室南渡,稽幼域护驾宋高宗至临安(今杭州),从此娶妻生子,扎根江南。他治疗骨伤的技术也就一代一代传承下来。

 

里西房“三六九”伤科秘笈手抄本

里西房“三六九”伤科秘笈手抄本

 

药末

药末

 

明清之交,稽幼域传人南洲和尚在绍兴山阴下方寺创立“里西房伤科”,后传至张梅亭。张梅亭传子授徒六门:张、王、单、傅、吕、徐。为了惠泽百姓,方便病人治疗,张氏师徒每月逢一、四、七在寺内坐诊;二、五、八在萧山凤堰桥;三、六、九在绍兴宝珠桥开诊,“三六九”伤科由此得名。由于绍兴是江南水乡,水道密布,所以当时伤科僧医就坐在流动坐诊船上,船体设有特殊招牌,鸣锣前行,沿岸百姓听到锣声,见到伤科的标志,就知道是“三六九”的诊疗船来了。需要治疗的患者,只要在岸上招手,船即停,有点像现在的流动车医院。不少患者每个月三、六、九日,会在诊疗船的既定航行路线上等。久而久之,绍兴“三六九”名气越来越大,逐渐成为骨伤科的代名词。

 

“三六九”的医案记载了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民国时,有一个嘉兴人,小腿骨折后,在当地始终治不好。病人为此责备给他治病的嘉兴医生。这位大夫当即放下话来:“你的断腿要是有人能治好,不用你说,我立马砸了自己的招牌。”患者听说绍兴有治疗骨伤的高人,便找到下方桥“三六九”伤科的傅医生,不久后痊愈,下地干活如初。患者感叹:“之前嘉兴的医生还断言没人治得好我的腿,我这就去告诉他,看他砸不砸自己招牌!”傅医生听了后,没有炫耀自己的医术,反而苦心劝他不要去为难人家。那位嘉兴医生知道这件事后,专程来绍兴向傅医生致谢。

 

故事里的傅医生,名叫傅长生,他就是傅宏伟的曾祖父。傅长生出身贫寒,13岁就到下方寺出家做了小和尚,跟当时寺里的伤科大师学医。20岁出道行医后,名声日盛,有“西房长生”的美誉。他的子孙傅松樵、傅松春、傅乃任、傅宏伟等人皆是骨伤科医生,其中,傅松樵、傅松春为绍兴市第一批名老中医。因此“三六九”六姓传人中,傅氏是传承连续、保护完善、前景广阔的代表性支脉之一。

 

2015年,“三六九”伤科傅氏支脉的第四代传人、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傅宏伟,将傅氏家传秘本《里西房方药集》、《下方寺伤科医录》整理考证后出版,无私地把家传秘方、秘法公诸于众。《里西房方药集》分药品歌、诊相、拔捺、夹敷、修正法、医治法、忌宜、脏腑施治、论治身骨脉及秘授跌打损伤神药方、金疮论诸节。《下方寺伤科医录》则记录了“三六九”伤科丰富的治伤经验和精髓,包括创伤诊断、手法、开放性创伤的处理及预后、宜忌等,书中“取出碎骨、别骨补之”的记述,是我国古代异种骨植骨的重要史料。特别是抄本保存了“三六九”伤科独特的用药经验,如洗药方、麻醉方、接骨方、桃花散、七厘散、末药方、膏药方等,所体现的学术观点与诊疗经验,与少林伤科一脉相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