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时光流转,一梦千年——老杭州的老药铺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6-05 10:46 出处:《学会中医》第十四期 作者:朱寅、丁丹编辑:@Jammly
明朝才子徐文长这样描绘杭州:“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烟火尽归此处楼台。”

明朝才子徐文长这样描绘杭州:“八百里湖山知是何年图画,十万家烟火尽归此处楼台。”

 

钱塘自古繁华。杭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自古以来就有着浓厚的中医药文化氛围。

 

南宋年间,杭州有家药铺名叫“保和堂”,相传是白娘子和许仙开的,也有人说许仙不是保和堂的老板,只是个伙计,他在这里邂逅了白娘子。千年过去,保和堂至今仍迄立在河坊街,而杭州的老药铺已遍地开花,走进千家万户的生活中。

 

皇城根儿下的古街雅韵

 

皇城根儿下的古街雅韵

 

说起河坊街、南宋御街,杭州人管这里叫清河坊,它曾是南宋都城的皇城根儿。尽管今天这条街道已经成为旅游景点,但是我相信,前人所写“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的情景,与今天的繁华,当是一致的。

 

河坊街

 

冬日雨后的某一天,我不知是第几次来到河坊街。时间尚早,游人不多,比起往日的喧嚣,多了几分来自历史深处的厚重。青砖路面,留下斑斑雨渍的白墙,路旁明清风格建筑飞翘的屋檐和镂空的窗格,店铺里身着仿古服装的店员……此情此景,我仿佛忽然融入了过去的岁月。

 

关于清河坊的来源,据记载:南宋名将张俊,没错,就是后来参与陷害岳飞的那个张俊,在明州击退金兵,取得高桥大捷,颇受宋高宗赵构宠爱。晚年他被封为清河郡王,便在当时皇帝寝宫附近,今河坊街太平巷建了清河郡王府,所以这一带就被称为“清河坊”。

 

清河坊原本就是杭州最繁华的地方。南宋时,这里是全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商贾云集,商铺林立。历经元、明、清和民国,即使经历了太多的岁月沧桑和时代变革,这一带仍是杭城商业中心。百年老字号,一家挨着一家,每一家都有一段厚重的历史。

 

保和堂前有尊许仙的雕塑

保和堂前有尊许仙的雕塑

 

这里深藏着很多奇人异事,也许你无意间看到在乐器摊位上卖乐器的就是一个资深的音乐家;药店里一个抓药师傅就是中医世家的传承人……在杭州这个有故事的城市里,出现这样的事情并不显得奇怪。

 

清河坊最有名气的还是众多老药铺,据说这里是国内中医中药老字号最集中的地方。

 

清末那位名重朝野的红顶商人胡雪岩开设的胡庆余堂是一众老店中最富盛名的,不少游人来这里品味那段历史。百多年来胡庆余堂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烫金的家训“戒欺”仍赫然醒目,只是多了几台记账用的电脑。黯淡了绝世恩宠,远去了富贵荣华,在这百年老屋里,唯一不变的是淡淡的药香和悬壶济世的脉脉温情。

 

毫无疑问,在众多杭州的老药铺里,胡庆余堂的规模和影响是最大的,但若论起年份,它就算是比较年轻的小字辈了。

 

比如深藏在大井巷的朱养心药室。明朝天启年间,伤外科医家朱养心从余姚迁居到杭州,在大井巷口开了朱养心丹膏店,正堂悬挂“日升堂”匾额,自制丸散膏丹,闻名天下,几近“手到疾愈”的水平。他的子孙便以专治跌打损伤、痈疽疮疡的膏丹为经营特色,传了十三四代,直至民国衰落,建国后才慢慢恢复元气。

 

方回春堂

方回春堂

 

回到热闹的河坊街上,人气最旺的无疑是创建于清顺治六年(1649)的方回春堂。创始人方清怡是个杭州土著,出身中医中药世家,精通医理药理,尤其擅长儿科,他的人生信条就是:“许可赚钱,不许卖假。”这句简单朴实的大白话,放到今天依旧有一些商家做不到。而方回春堂却凭借这句祖训把医馆开遍了杭州城的每个角落。

 

万承志堂

万承志堂

 

穿过狭窄的后市街,抵抗住周围美食的香气诱惑,前方不远就是万承志堂了。万承志堂创建于1875年,比胡庆余堂还要年轻一岁。创始人万嗣轩也是个传奇人物,曾为杭城一代巨贾,与曾国藩为世交好友。他的儿子万一奇官至三品“两浙盐运使”。万承志堂的祖训也是围绕一个“真”字做文章:“做药务真,不得欺客;行医务正,不得欺世。”

 

叶种德堂

叶种德堂

 

南宋御街上也有不少老字号,比如杭州人熟知的叶种德堂和张同泰药店。叶种德堂在御街的最南端,从朱养心出发,拐个弯就到了。叶种德堂1808年由慈溪人叶浦山创办,起初不在清河坊,而是在望仙桥直街,占地七亩多,光绪年间已经是杭州数一数二的国药号了。可惜到了民国年间,第四代孙叶鸿年经营不善、挥霍巨金、负债经营,被当时的杭州总商会会长王芗泉收购,迁到了清河坊。叶种德堂1958年被胡庆余堂兼并,如今虽然保留了堂号,实际经营者已经是胡庆余堂了。

 

张同泰

张同泰

 

张同泰则稳坐御街的北端,如今的中山北路。创始人张梅也是慈溪人,嘉庆五年在杭州新宫桥下开设茂昌药号。五年后,盘进沈同泰药号,改名为“张同泰”。张同泰也是杭州现存最古老、连续在原址经营时间最长的国药号,生产各种丸散、膏丹、药酒,其道地药材在杭嘉湖一带享有盛名。这里还有笔者童年满满的回忆。小时候体弱多病,隔三差五就要吃中药调理。90年代中药店不多,老杭州要么认胡庆余堂,要么认张同泰,所以每次爸爸都会不辞辛苦从城西赶到张同泰抓药。那时的交通还不像现在这么发达,公交车下车后还要走很多路,大夏天爸爸自己舍不得买支冰棍,却总会给我买中山路上好吃的零食带回来。

 

老一辈人回忆,民国时期杭州的老药号多达100多家,大多集中在清河坊一带。然而经历了抗战以及建国后老药号实行的公私合营,大多数被人们淡忘了。直到上世纪末,杭州市政府开始加大老字号的扶植力度,改革经营体制,积极引入社会资本,许多中医老字号才得以获得新生,甚至还吸引了外地的老字号来清河坊安家,比如大名鼎鼎的北京同仁堂,以及来自金华的李宝赢堂等。

 

如今的清河坊,散布着各种各样的店铺,吃、穿、药、玩一应俱全,叫卖声、音乐声耳畔不断响起……老药铺虽老,却焕发着新颜,依旧承载着老杭州人或幸福或苦涩的记忆,是杭州悠久历史的缩影。

 

建国南路:中医药文化一条街

 

与清河坊隔着中河高架的建国南路上有条中医街,开街已两年多了,知道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是一条老杭州市井味道十足的中医药文化老街,抬眼看去,满是以中医药文化为主题的水墨墙绘。

 

鸟瞰五柳巷

鸟瞰五柳巷

 

如果说清河坊的中医中药文化是历经千年自发形成的,那么建国南路中医街则是一个以政府为主导、市场化运作为经营方式打造出来的特色项目,隶属于上城区“五柳巷历史文化特色街区”。

 

五柳巷改造前,一直是“老底子”杭州人的聚居地。它的名字源于宋朝,此地有一小御花园,名为“五柳园”。据《杭州市志》记载:“五柳巷,南起斗富三桥,北折西接城头巷。名始于清,其地旧有五柳园,巷以园名。”这里百年以上的老建筑比比皆是,到了21世纪,历经百年风雨后已显出了破败之象。市政府花了近三年时间,将其改造成为特色街区。

 

五柳巷

 

和许多知名的旅游景点不同,说起五柳巷,许多人会感觉有些陌生。走进街区,街道干净整洁,河道水质清澈,白墙黑瓦的建筑修旧如旧,但是看不到成群结队的游客,多的是推着孩子晒太阳的居民和提着菜篮子回家的大爷大妈。

 

建国南路中医街

 

根据规划,建国南路的定位是中医特色街。老房子变成了一座座中医堂。目前这里有2个浙江老字号——三慎泰、天禄堂;4家国医馆——三慎泰国医馆、玖沐堂国医馆、天禄堂国医馆、德合堂国医馆,6家名医专科诊所——“康慧堂”(余慧华个人诊所)、“广嗣堂”(鲍严钟个人诊所)、“愈心堂”(叶秀珠个人诊所)、“宋杏春堂”(宋世华个人诊所)、“如颐堂”(楼丽华个人诊所)、“聚庆堂”(王泽时个人诊所),以及“何氏妇科”1家名医个人工作室。

 

建国南路中医街

建国南路中医街

 

下一阶段,投资方将整合药材种植、中药饮片厂、新药研发、中药提取物、药品批发公司、医疗机构、体检机构、家庭医生服务、技能培训、健康管理、养生中心业等中医药上下游产业,打造“中药材—中药饮片—医疗机构—健康管理”中医药全产业链模式。

 

运河边的“文艺”药香

 

离开上城区,让我们把注意力投向城北。

 

春日上午的阳光和煦而明媚,晨光中的拱宸桥沧桑古旧,静静地坐落在运河上,看游人南来北往,四季一年又一年。

 

运河夜色

运河夜色

 

拱宸桥一带曾被称为“北关夜市”,因为运河便利的交通,六行(米行、鱼行、纸行、酒行、柴行、洋行)、六馆(烟馆、茶馆、戏馆、菜馆、赌馆、妓馆)都沿河筑店。到了上世纪30年代,这里是杭州城外的商业中心,号称“小上海”,吸引商船云集在此停泊交易,好一派忙碌盛景。 

 

大运河国医馆

大运河国医馆

 

走水路运输到杭州的药材也多在运河边下货,自然而然地,一间间药铺开起来了。清末民初,杭州城流传过这样一句话:“城内余庆堂,城外天禄堂。”天禄堂,于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建于卖鱼桥茶亭庙旁,乃京杭大运河杭州段十里银湖墅之繁华商埠,以经营中药材闻名,杭城诸多著名药铺都是从天禄堂进的中药材,杭嘉湖一带的人常坐船来此问诊买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天禄堂极为兴盛,名中医如史沛棠、张硕甫、许仲凡、何子淮等都曾在这里坐诊,是运河百姓求医问药的不二之选。

 

天禄堂

天禄堂

 

天禄堂如今坐落在桥西直街。基于历史街区的怀旧文化定位,如今的桥西直街成了“以传统中医药文化和产业发展作为核心业态的国医国药、养生保健特色街区”。除了天禄堂,还有方回春堂的分店、大运河国医馆等国医国药号。

 

与清河坊相比,这里少了几分喧嚣,多了些许恬静。吹着初春的暖风,踏着老街的青石板,看着高大院墙,闻着沁人药香,呼吸好像就会放缓、变慢,处处散发着一种平淡谦和的气质。

 

小河直街

小河直街

 

老杭州的市井百态在这里仍然鲜活温暖,质朴生动。白墙黑瓦的房屋错落有致,秀丽灵动,给人一种清新温婉的感觉。置身其中就能充分体验运河文化和杭州独特的慢生活方式。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此处仍然是一道为世人所向往的独特风景,感受历史的微风在这里轻轻拂过,原来一切如旧,才是最好不过的时光。

 

任何一个时代,总会有精彩的片段出现。在大面积的古街老店逐渐消失的时候,清河坊、中医街、小河直街却依然保留着一间间老药铺,成为我们可以回忆过去的地方。他们展现的独特魅力,留驻了城市的脚印,延续了城市的历史文明。

 

只愿世间人无病,何愁架上药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