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6-05 09:44 出处:《学会中医》第十三期 作者:朱寅编辑:@Jammly
  中国民间历来有崇拜“医神”、“药神”的习俗,因为他们满足了人与神仙之间最迫切的需求:祈福禳灾、祛疾除病。

桐君山

 

中国民间历来有崇拜“医神”、“药神”的习俗,因为他们满足了人与神仙之间最迫切的需求:祈福禳灾、祛疾除病。

 

杭州历史上,有两位仙人,分别与两座山结缘,造福了百姓,兴盛了医药事业,留下了美丽的传说。

 

医药鼻祖

 

离开杭州市区,高速公路行驶大约70公里,便到了风景秀美的桐君山,山上有座桐君庙,是必游的景点。

 

桐君亭

桐君亭

 

相传上古时,江南湿热,多瘴气、瘟疫和各种危害人类的疾病。

 

黄帝轩辕氏与蚩尤争夺天下,战火频燃,死伤无数。黄帝命令巫彭去江南寻医问药并暗访冶炼之术。巫彭领命后,跋山涉水,翻山越岭,置生死于度外,以身试药辨别草药本性。

 

某一天,巫彭行至富春江与天目溪的合流之处,远望去有一座不高但仙气缭绕的小山,犹如浮在水面上的一块碧玉。巫彭十分喜爱此处,便在山脚一颗桐树下结庐炼丹。桐树枝柯偃盖,荫蔽数亩,远望如庐舍。巫彭医术十分高明,经常给山下的老百姓治病,且分文不收。有人问他姓名,他则指桐树以示之,时人便尊其为“桐君”,此山也被命名为“桐君山”,山下市镇名为桐庐,江为桐江,溪为桐溪,岭为桐岭,桐君栽药之洲为桐洲。感恩的先民用这样的方式来寄托对济世拯民的桐君老人的敬仰之情。北宋年间还在山上修建了桐君祠,几经修缮,便是今天的桐君庙。

 

桐君在历史上确有其人,由于他所处的年代,没有确切文字可考,很难确定他到底是哪个时代的人:有的是说他是与神农并肩的名医;有的说他是黄帝时代的大臣;也有人说他是尧舜时期的巫师。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桐君是我国有文字记载的最早对药物学研究卓有成果的学者。陶弘景、李时珍对他有很高的评价:桐君识草木金石性味,定三品药物,著《桐君采药录》;他制定处方格律——君臣佐使,至今依然为中医用药之至道。毫不夸张地说,桐君是我国中医药的鼻祖,桐君山也成为医药鼻祖圣地。

 

杭州的医道文化,由此缘起。

 

道法济世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桐君老祖逝去已数千年。春秋末期,道家思想兴起,渐渐地,道教代替了原来的鬼神崇拜,许多巫祝摇身一变成了道士,他们治病祛魔的手法也流传下来,开始在医药的发展上扮演起重要角色。

杭州山川秀丽,气候宜人,是道教发展的好地方。魏晋南北朝时期,经济、文化重心南移,杭州更是道观林立,香火繁盛,名山大川都成了修炼的洞天福地。这其中葛岭最为著名。

 

葛岭山门

葛岭山门

 

2017的深秋时节,我再一次攀上葛岭。

 

行湖滨,过断桥,入北山街,登宝石山。绕过宝俶塔脚下后,需要颇为艰难地走一段夹在巨石缝中的山道,湿滑狭窄,只能侧着身子,手脚并用,小心翼翼爬过。通过之后,就是平坦易行的山林石道了。

 

此刻已非旅游旺季,葛岭的山间小道,满目都是苍翠的古树,偶尔会听到几声大鸟的鸣叫,更显得山里的空旷和寂静。从车水马龙的北山街上坡,20分钟之后,我已置身密林,说不定还会从旁窜出一只野猪来!

 

山中幽静易深思。作为一个杭州人,葛岭我已来过多次。这里的石板、树木、鸟雀、亭台,仿佛被时间凝固,而我呢?心灵越来越躁动,欲望越来越多。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会是什么模样?

 

继续前行,突见一堵黄墙,瓦盖如鳞,若游龙起伏般蜿蜒山间,将内院护住。抱朴道院到了。

 

抱朴道院大殿

抱朴道院大殿

 

抱朴道院面积不大,依山而建,正殿、半闲堂、红梅阁,层层叠叠,大有“上上下下通幽处”的韵味。“太极阁”是道院的制高点,我始终难以忘怀,第一次来此处,经过一连串曲折的山路之后,正当心生茫然之时,突然整个西湖展现在眼前,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葛岭之巅还有初阳台,是当年葛洪炼丹、观察日月之所。据说每逢农历十月初一,初阳台上可以看到日月并生的奇景。

 

小小的葛岭名扬天下,灵就灵在有了东晋“仙人”葛洪和他的抱朴庐。

 

葛洪这个名字今天大家也许会感到陌生,但说起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屠呦呦,她能发明治疗疟疾的青蒿素,就是受葛洪医著《肘后备急方》所载“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启发。

 

葛洪的曾祖父葛玄是三国时吴国的道士,传说他曾师从汉末的著名方士左慈学炼丹术。其后于皂山得道成仙,白日飞升。葛洪13岁丧父,家道中落,却生性恬淡,于世间种种嗜欲皆不贪恋,独爱读书问道。他以砍柴所得,换回纸笔,在劳作之余抄书学习,常至深夜。乡人因而称其为抱朴之士,他遂以“抱朴子”为号。他先跟随葛玄的传人郑隐学道,后在青黛山偶遇精于外丹内养之术的南海太守鲍靓,鲍靓见葛洪形貌超凡,才思横溢,又是神仙之后,十分器重,遂将所得丹术传于葛洪,后又将爱女潜光许配给他。

 

仿佛是桐君老祖的轮回。40岁那年,葛洪来到钱塘,看见宝石山上木石幽邃,风景奇特,颇有灵气,便认定这里是修身养性、采药炼丹的好地方,遂结庐潜居,炼丹修道。葛洪在此居住期间,常为百姓采药治病,还“烧丹朱、炼铅粉”,又“开砌山岭坦途,以通行人往来”,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相传葛洪在这里炼丹时,曾沉了一块石函于井内,故居民饮此井水不患眼疾,后石函被人盗去,井水浑浊,居民索回石函,井水又甘洁如故。后来大家就把葛洪居住过的山岭称为葛岭,还在他结庐的地方建了一座道观祭祀他。因为葛洪自号抱朴子,所以道观定名为抱朴道院。

 

长生不老、羽化飞仙终是一场水中花、镜中月。千百年后,葛洪的炼丹之法早已无人问津,他对医药学的贡献却青史留名。比如他曾提出:急病不是鬼神引起的,而是中了外界的疠气。他所指的急病,大部分是我们现今所说的急性传染病,古时候人们管它叫“天刑”,认为是天降的灾祸,是鬼神作怪。那时世界上还没有发明显微镜,葛洪能够排除迷信,指出急病是外界的物质因素引起的,已经很了不起了。尤其要大赞的是《肘后备急方》,书名意思就是“方便挂在肩膀上的书”,里面有75种常见病例,比如疟疾、天花、狂犬病等,每个病例都配2—3个方子,最多的有15个方子,诸如常山治疟、麻黄治喘等,用的都是满山遍野不值钱的草药。

 

贾似道别墅半闲堂

贾似道别墅半闲堂

 

葛岭的传说不仅仅只有神仙,也有红粉佳人、忠奸相斗。抱朴道院在南宋高宗时,被辟为御花园,宋末被赐给奸相贾似道做山中别墅。良家女子李慧娘被贾似道占为姬妾,一日同游西湖时,见到读书人裴舜卿的风采,李慧娘不由赞了一声:美哉少年!就因为这句赞美,贾似道一剑刺死李慧娘,还把裴生囚禁在红梅阁中。最终李慧娘放弃可以返回人间的机会,借了阎王爷的扇子来搭救无辜的书生,上演了东方版本的《人鬼情未了》。

 

我在抱朴道院度过了两个小时,听听故事,读读楹联,逗逗小狗,看着葛仙翁神像端坐,香客虔诚,浮躁的心灵仿佛也感受到道家所追求的恬适、和谐。摒除杂念,无为而治,这大概就是养生先养心的真谛吧!

 

仁者爱人

 

仙人终归要羽化仙去,无暇顾及人间疾苦。唐宋以后,以“仁”为最高道德规范的儒者,接过了发展医学的重任。他们崇尚体贴民众、重义轻利、贫富如一的医疗作风,遵循穷首皓经、虚怀若谷的做学问原则。

 

两宋是儒学发展的又一高峰,杭州的医药事业也随之发展。苏东坡任杭州太守时,拨款2000贯,连同自己捐出的50两银子,在市中心(今惠民路附近)建置病坊,取名安乐坊,三年之内治愈近千人,是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面向民众的医院。

 

南宋时期,杭州设立太平惠民和剂局,为官办药事机构,由国家实行对医药购销的专卖,特别是整理出版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一书,对后世影响颇大。政府还建立医学教育机关,培养专业医生。

 

葛洪仙去后1200年,杭州有了第三座医学名山——吴山。这次来的不再是仙人了,而是几个儒生,怀着“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决心,建侣山堂,讲医问道。这群人被后世称为“钱塘医派”,创造了我国医学史上少有的繁荣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