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到修和医疗!!

亦食亦药马齿苋

修和医疗 https://www.zjxhzy.com 2019-05-22 14:03 出处:《学会中医》第三期 作者:韩建秋、许士田编辑:@Jammly
马齿苋,是夏季十分易得的肉质草本植物,药食兼优。也叫酸苋、酱板草、瓜仁菜、长命菜、九头狮子草等。生于田野路边及庭园废墟等向阳处,全草供药用。其味酸性寒,入心经、肝经、脾经、大肠经。马齿苋突出功效是清热

马齿苋,是夏季十分易得的肉质草本植物,药食兼优。也叫酸苋、酱板草、瓜仁菜、长命菜、九头狮子草等。生于田野路边及庭园废墟等向阳处,全草供药用。其味酸性寒,入心经、肝经、脾经、大肠经。马齿苋突出功效是清热解毒,凉血止痢,除擅治热毒疮疡外,治疗湿热泻痢、崩漏、便血、热淋血淋等病症也有显著效果。由于本品原可作为蔬菜食用,即使大量应用也很安全,是一味值得重视的药品。

 

马齿苋

 

本草故事

 

提起马齿苋,不得不说说“两任宰相与马齿苋”的故事。

 

唐宪宗李纯时期的宰相兼大诗人武元衡和宰相兼良医李绛与马齿苋有一段小故事。

 

话说安史之乱后,各地藩镇割据,拒不缴获赋税。宪宗刚即位时,西川节度使韦皋病逝,以刘辟为首的将领乘机叛乱。考虑到西川是国家军事重地,宪宗决定派宰相武元衡为西川节度使,平定叛乱。

 

不料武元衡到任后不久,时值炎夏,他的胫骨上却生了个臁疮,病情反复,以致瘙痒发热,肌肉腐烂,脓血淋漓,把他折磨得痛楚不堪,神疲恍惚,食欲减退,最后竟无法胜任镇抚西川的重大任务。宪宗无奈,只好把他调回京都长安,命太医石礞等名医调治,但也久治不愈。

 

一天,武元衡正闷闷不乐地坐着,一位新来的小吏问道:“您如此苦闷,莫非染恙于身?”武元衡便把病况说了。小吏一听,即刻说道:“下官倒有一方,专治多年恶疮,即便顽恶疮疡,不过几次就可治愈,您不妨一试。”“方药为何?快快道来。”小吏答:“方也简单,采些鲜马齿苋,捣烂敷在疮口,每日换药就成。马齿苋遍地生长,可食用,亦有清热解毒,散血消肿之药性。”武元衡非常高兴,如法用了几次,臁疮果然就渐渐痊愈了。他由此十分感激小吏,也多次提到马齿苋。

 

后来,对岐黄素有研究,同为宰相的李绛听说了此事,便把它载入其所著的医学专著《兵部手集方》中,流传下来。再后来,到了明代,医药大家李时珍据此把马齿苋写入《本草纲目》中。

 

马齿苋

 

本草论典

 

有关马齿苋的描述,《本草纲目》是这样记载的:其叶比并如马齿,而性滑利似苋,故名。又名九头狮子草。其性耐久难燥,故有长命之称。并名马齿龙芽,又名五方草,亦五行之义。马齿苋处处有之,田野自生,柔茎布地,细叶对生,六七月开细花,结小尖实,实中细子如葶苈子,人多采苗煮晒为蔬。

 

【主治】诸肿瘘疣目,捣揩之。破痃癖,止消渴。能肥肠,令人不思食。治女人赤白下。饮汁,治反胃诸淋,金疮流血,破血癖症瘕,小儿尤良。用汁治紧唇面疱,解马汗、射工毒,涂之瘥。治尸脚阴肿。作膏,涂湿癣,白秃,杖疮。煮粥,止痢及疳痢,治腹痛。……散血消肿,利肠滑胎,解毒通淋,治产后虚汗。

 

……马齿苋所主诸病,皆只取其散血消肿之功也。

 

马齿苋

 

本草验方

 

1、选辑《浙江民间草药(第一集)》马齿苋民间验方3则。

 

止胃出血:鲜酱板草捣汁半碗,加童便一碗同服。

 

治疮毒:鲜草捣烂掩敷患处。

 

治蛇咬:酱板草煎服,并捣烂掩敷。

 

2、《浙江民间常用草药(第二集)》收集了有关鲜马齿苋的验方4则。

 

痢疾、便血、痔疮出血、白带过多、尿道炎:鲜全草二至四两,水煎服;或鲜全草二两,加铁苋菜全草一两,水煎服。

 

小儿湿疹:全草煎汤,外洗患处,一天数次。

 

疖痈:鲜全草捣烂,加食盐少许,外敷患处,每天换一次。

 

外伤出血:鲜全草洗净,捣烂外敷。

 

3、由叶桔泉编著的《食物中药与便方》收载了马齿苋便方11则,选其中3则介绍之。

 

赤白痢疾:马齿苋60~90克(鲜草加倍),扁豆花10~12克,水煎加红糖,一日分2次服。或马齿苋烧存性,研细,以糖水调服,每次服6克,一日2次。

 

妇女赤白带:鲜马齿苋,洗净捣烂绞汁约60克,生鸡蛋2只,去黄,用蛋白和入马齿苋汁搅和,开水冲服,每日1次。

 

黄疸:鲜马齿苋绞汁,每次约30克,开水冲服,一日2次。

 

烂腿(臁疮):鲜马齿苋捣烂,连渣敷于患处。

 

尿血、便血:鲜马齿苋绞汁,藕汁等量,每次半杯(约60克),以米汤和服,一日2次。

 

本草医话

 

韩建秋

 

小时候,听老人讲的故事,一直不曾忘掉:说原本天上曾有过十个太阳,每每它们一起出来横行,所照的地方庄稼都被烧焦,老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有个叫羿的射手,不负众望,用弓箭射掉了天上的九个太阳。有一个偷偷藏在了一棵马齿苋下才幸存了下来。后来,太阳为了报答马齿苋,无论多么热的天气,太阳都不会把马齿苋晒死。

 

这个美丽的传说,在我幼小的心里,对马齿苋充满了敬仰之情。

 

我自小对酱板草的印象,它是喂羊喂兔子的,甚至,连我的父母也不知道,这草竟然能吃。真正认识酱板草就是马齿苋,是97年去江苏一个亲戚家,当地条件比较艰苦。她们家把酱板草凉拌,当凉菜吃,并告诉我,这草在叫“马齿苋”,凉拌,烧汤,和面,炒吃,都很好,并极力向我推荐。我这人好奇心特别强,没吃过的东西总要尝一尝,既然人家把这菜给客人吃,肯定也不会很差,吃后这酸甜的爽味还是挺值得回味的,从此我知道了这酱板草也是能食用的。

 

在卫生院工作时,曾碰到一个小儿腹泻病人,输了3天液未见好转,家属也非常紧张,刚巧我舅妈来看病,她说他们家里有种“酱板草”吃腹泻挺灵的,舅妈很热情,就去医院边上拔了一把,并告诉了吃法,第二天小孩腹泻好了很多,当时我还是半信半疑,说不定我的西药也起作用了,我回家后查了资料,知道马齿苋是一味常用的中药。

 

许士田

 

儿时在农村长大,因父母亲忙于农活,常随父母在田间地头玩耍。记得那年3-4岁光景,吃过午饭后跟随父亲到田头,当时烈日当头,因口渴就在田边喝了几口水,没过一会儿只觉得下腹绞痛难忍,这时老爸不慌不忙跑到对面的地里,只见拿回来一把略带紫色的草,洗净稍捣,拿回家煎后马上服下。果然不一会儿,腹痛好了许多。家门前的墙头上也稀稀拉拉地长了一些,记得有一年夏天,脸上不经意长了几个小疖肿,无事的时候就采下墙头的马齿苋,经咀嚼后就直接敷在疖肿上,不知不觉疖肿也小了很多。现在悄然发现城市人家的餐桌上也有了这道菜,有了儿时的这种情节,我也试着经常买点下菜。这真是亦食亦药的马齿苋。